导航菜单

父子俩在东莞开公司,老爸工厂闹工伤纠纷,儿子却称这跟他没关系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 现场支付全部赔偿金
经了解,而这家新公司的老板是刘文(化名)的儿子小刘,但是面对执行法官的询问,小刘态度不太配合,说这家新公司是自己开的,父亲闹出的工伤纠纷跟自己没有关系,而且父亲也很少到新公司这边来。

眼看线索就这样断了,但是执行法官并没有放弃,向公安机关调查了刘某的户籍信息,经过调查得知了刘文所居住的地方。并决定在9月10日晚上对刘文彩去执行行动。

碰巧的是,就在9月10日下午三点多,执行法官接到了小伏母亲打来的电话。原来小伏一家三口得知刘文的住址后,一有空就过去“守株待兔”。这天,他们刚好在小区门口截住了提前回家的刘文。

接到电话之后,执行法官立即带领执行小组出动,十多分钟赶赴现场。 看到法院执行干警突然出现,刘文表示愿意配合到法院处理此案。

对刘文此前的不主动履行生效判决行为,执行法官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。刘文当场认错,表示愿意支付赔偿款。双方当事人经自行协商,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。在执行法官的见证下,刘文当场把工伤赔偿款和解金额转账支付给小伏。小伏母亲激动地说,“我现在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!”

 俗话说,父债子还,天经地义。但是东莞长安这个儿子的做法是切切实实的“坑爹”。刘文(化名)公司欠下20多万的工伤赔偿金,但是公司停止经营了,刘文也“藏”了起来,当法院找到他的儿子时,儿子却说这事跟自己没有关系,经过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执行法官一番调查后,在9月10日成功抓获刘文,并促成双方当事人达成了执行和解,在执行法官的见证下,刘文转账支付了全部和解后的工伤赔偿金。



工伤赔偿款未付,公司倒闭老板“潜水”

19岁的小伏来自四川,家中经济情况一直不太好,和父母三口人就住在长安镇一间月租仅几百元的廉价出租房,全家仅靠小伏父亲一个人的打工收入维持生活,为了不给家里添加负担,小伏有时连买瓶水都不舍得。

两年前,小伏找到了一份工作,在东莞市长安镇某塑胶公司上班,以为这是好事,但没想到,不幸来的如此之快。就在入职的第16天,小伏在操作注塑机的过程中被注塑机压到左手,即便及时送往医院治疗,但是伤势还是很严重,医院诊断小伏是六级伤残。

祸不单行,出事了才发现公司尚未为小伏办理社会工伤保险,于是工伤待遇陷入纠纷状态,小伏向法院申请劳动仲裁,但是仲裁结果下来后,双方均不服,向法院提起诉讼。今年5月,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,确认双方之间事实劳动关系解除,塑胶公司应支付小伏工伤待遇赔偿款共24万多元。

但判决生效后,塑胶公司并没有主动履行。这对小伏一家来说,无疑就是折磨,小伏的后续治疗和护理,都迫切需要费用,一家子都指望着赔偿款能早日执行到位。

迫于无奈,一个月后,小伏向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执行法官接案后,迅即开展调查。经过调查后发现,涉事塑胶公司早在去年一审法院受理案件之前就已停止经营,原经营场地已换了一家新公司入驻。


 
收藏此文 赞一个 ( ) 打赏本站

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

  • 打赏方法如下:
  • 支付宝打赏
    支付宝扫描打赏
    微信打赏
    微信扫描打赏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相关推荐: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二维码